• 1
  • 2
  • 3
  •                               中国之星


    关于朋友们要看的这本册子---- 

    这本册子的名字从最初的《中国偶像》到《达人世界观》到《造星梦工厂》……

    我们找不到最好的名字和主题去表述项目的涵义,就象我们与张艺谋、黄健中一起对本次活动最终 

    的介定一样模糊:“有那根筋的人,是可以用适当的方式参与快乐和梦想的人。” 

    理性的思考也许是一种良药,但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方。做自己想做的、该做的,那怕是懵懂的、傻气的、苍凉的人生,也未尝不是种快乐。

    关于朋友们要看到的这个活动---- 

    我们一直很矛盾,因为我们不知道中国还有谁会参与这样的活动!只有十几个评委,不过是张艺谋、黄健//宁浩之流罢了;同样的选秀,只是选出来当这些导演作品的主演罢了;同样的选秀,不过是和北影中戏合作罢了;同样的选秀,不过获胜者就和李冰冰、范冰冰、小宋佳、宁浩、徐峥、李幼斌、张嘉译演对手戏罢了;同样的全民参与,不过个性更鲜明罢了; 同样的平台,只是面向全国播出罢了;同样的面向全国播出,不过是在黄金时间罢了;同样的执行团队,不过细节的设计由境外的制作公司参与创意罢了…… 



    错过,或许会是终生遗憾

        我们的一生,也许会有很多错过,如同《向左走,向右走》里面一再发生的故事,不管怎样,错过都是一种遗憾。由导演张艺谋、黄健中、王晶、宁浩、张之亮、尔东升、陈可辛,演员:徐峥、黄渤、李冰冰、小宋佳、杨幂会同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影集团、北京华娱时代影业投资(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联袂织造的超级秀场——《中国之星》或许是真人秀里的绝唱,从它以后,很可能不会再有同样档次的顶级秀场上演,它的优秀,注定了它的传奇和神话。

        绝世珍品,往往有两种命运:或被慧眼者永远私家珍藏;或在世间被世人久久传颂。《中国之星》,值得这两种礼遇。

        与这样的超级秀场擦肩而过,您只能终生为之遗憾。



        我始终认为,媒体和大众是激烈互动的,两者之间互相促进,各为所用,各得其所,但是作为一种体制或机构,大众媒体总是更加主动,更有进取心一些,大众媒体的个性就是建立在逢迎,靠拢或争取广大受众的基础之上,同时另一方面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诱导和操纵受众,甚至左右着舆论和时尚的方向。当世代的大众文化偏重于娱乐性,最为突出的功能是世俗的娱乐功能,我想《中国之星》应将这种娱乐功能进行前所未有的强化,期望直接导致它前所未有的成功,因为在消费社会中,欲望大多是被建构而不是本能,通过对其的诱导而引发欲望,利用这样的节目激活,激起了大众的某种欲望,从而直接导致了这样的成功。这是一个文化相互交流的碰撞,是一个对环境,对大众逢迎的举措。 

       《中国之星》所定位的对象是一些怀揣梦想,相信只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加上天分,就能够成功,实现自己的梦想的人群,这一阶层的大众大致为青少年(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带着与梦想撞击最后一次的准现实主义者) 。这些对梦想有着美好憧憬,对前途有着无限期望的年轻人,将成为社会流行趣味的实践者与制造者。他们希望成名,希望得到肯定,而我们也给他们提供与大牌导演签约拍电影电视剧等等这样的一些机会。他们在注定成为媒体文化猎取对象的同时,也使我们注定成为社会流行趣味的加工厂。 



        大众文化中,快感和参与起着重要的作用。大众文化中的喜爱标准不是从抽象的思辩中产生,也不是从几百年的传统中发展出来的,它是同身心的愉悦联系在一起的,是身体的快乐和参与。我们要给大众提供这样一个亲身参与展现自己的平台,无论参赛者本身是否得到肯定,但其参与的快感与愉悦感已在参赛的过程中得到实现,而更多的默默关注的受众也能从一个个平凡如己的参赛选手身上借由得到一种满足。大众都会有一种补偿性心理,年幼时的理想没有实现,或青年时代的志向未酬,会留下遗憾的阴影,而这些均可在《中国之星》中得到补偿派遣。 

       《中国之星》要做的,就是以真人秀方式,释放选秀的空间,让选手和大牌的导演融合在一起,让目的和结果融合在一起,让过程和选手命运融合在一起,运用多种精心设计的环节,全方位检验选手们的素质,最终选择出个性饱满、智慧气质并重、出色出位的“中国之星”。









扫一扫关注


华娱时代影业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5 HuaYuShiDai. All Rights Reserved. 华娱时代影业.版权所有;营业执照